石家庄旅游价格交流组

嶂石岩环游

阿果散文2018-11-08 07:22:44

同样是下雪,市区不到一天就化完了。连融雪的水汽都被太阳收了去。山里的雪,即使天朗风清,它仍然依恋这片山林,盖着厚厚的一层。

那洁白的雪,如同山峦的羽衣,爬山路上与我们深情相随。

我已经记不清上一次来农民第一洞是什么时候了,当时的情景肯定是温馨有爱的。今天看到的景象,却让人感到落寞心酸:洞口前边用来停车的路面被大水冲走了半拉,路旁的水泥墩护栏也不见了踪影,大块小块的石头,杂乱无章地倒向山沟的一侧,滑落成了一面碎石坡。

靠近山体的一侧,尽管还能过车,因为平整路面太过狭窄,已经不足以调转车头的,司机小郭只好小心翼翼把车倒后退着往山下开。

坡陡路滑,地面还留有有残冰,我为司机捏着一把汗。

农民第一洞洞口北边的沟口,也被大水冲得面目全非了,我们上山需要跳过石块,扯着树枝才能进入。

这条路,显然从下雪就没有人走过,山路被雪覆盖着,杂乱无章的枯树枝条,横逸斜生。如果不是小路经过的地方,树枝稍微稀疏些,山路也被雪盖住模糊难觅了。

好在这条路我们已经走过多次,每一个路口,每一处拐弯都相当熟悉,也不至于迷失方向。

从”孙猴子的眼睛”那块大石头旁边往上走,有几百米的爬升,坡很陡,我们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很小心很谨慎地借助树干和登山杖,一步一步慢慢稳稳向上爬。

又看到临近山顶的那几块奇形怪状的石头了。

又看到山顶平台上那颗攀爬过数次的橡树了。

又看到那片厚厚的干枯的草坪了。

又看到那条在林间绕来绕去弯弯曲曲的横切路了。

脚踏在积雪上咯吱咯吱地响,枯黄的橡树叶子睡着了一般,静静在躺在雪层下面,被行走的脚翻卷起来,沙沙作响,“高处不胜寒”,天冷不敢停留,过松林,沿横切路,很快就就到了黄庵垴岔口处的小庙那里。

风从对面刮过来,被两侧的山体挡住了,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风口,那风,刺骨凌厉,像一把利剑,穿透衣服剥蚀着我们的肌肤,它威力太过强大,甚至容不得我把厚衣服从背包里扯出来,仿佛只要一停下脚步,整个人就会被冻僵。

赶紧扯上帽子,包好围巾,裹紧衣服,缩着脖子,又把背包往后背纵了纵,一路趔趄着跑过山风纠集的垭口。

不过三两分钟的时间,到了山的阳面,风被山体挡住了,身体一旦甩开了寒风的肆虐,回暖过来,十个手指都出现一阵针扎般的刺疼,整个人仿佛从大冰柜里逃了出来,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

有人开玩笑说,那些恶魔完全用不着去执行什么死刑,只要把它赶到这个垭口,用不了半个时辰,保管冻他个半死。

顺着横切路继续向前走,就到了嶂石岩景区的栈道。天太冷了!整个景区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曾经红火的小卖部和小吃店统统大门紧闭着。

从三栈转二栈,海拔下降了几十米,人依然行走在铺满雪花的小路上。

有阳光的地方,暖意融融,一旦走到树林里或者走到山的背阴处,便有种落入冰窖的寒意。那些落在山坡上的叶,子被我们的脚踢来踢去,“咯吱咯吱”夹着“沙沙”的的声音,更让人感觉到山林的空旷与寂静。

走到阴山的平台处,找片向阳的地方吃过午饭,继续在踏雪前行。

过阳山下撤,又回到”孙猴子的眼睛”那块岩石处。

很圆满地画了个圆。

终于可以自豪地对着大山说:冷怕什么,比战胜寒冷更有意义的,是做一个明媚的人,不说落寞,不言忧伤,一心向暖,浮生无恙。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往期精彩回顾

冬季,穿越到京娘湖

从西五指山,到南五指山,一路歌声相伴

说说拉萨往西的那些事儿

当代西游记之——冈仁波齐转山

当代西游记之——五明色达佛学院

西行记之——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