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旅游价格交流组

天山娇子、休闲之都 ——四季如歌的美丽独山子短章!

独山子零距离2018-12-05 11:31:08

↑ 点击上方“独山子零距离”关注我们




摄影:沈久泉


    独山子奏响四季如歌行板    

A BEAUTIFUL DUSHANZI

独山子地处准噶尔盆地南沿、东天山北麓的裙裾边、新亚欧大陆桥中心腹地,南有天山惠泽,北有屯垦的良田万顷,几代石油人在这里建起了国际一流的石化基地。这里坐拥天山旅游桥头堡、南北疆交通枢纽以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地理优势,217 国道拉近了南北疆的距离,以旅游开发为圆点,辐射北疆,带动南疆。217 国道如一条腰带穿城而过,而独山子植物园就像是一块翡翠玉佩,戴在这腰带之上,独山子便如一位玉树临风的俊朗男子,给每一个经过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20世纪末,独山子城市建设飞速发展,城区不断往东延伸。独山子植物园1998年开始建设,占地面积为6.64万平方米,位于准南路与北京路交汇处东南侧。到了2000 年,植物园建成了8个园区,分别是高大灌木园、高大树木园、树林大草园、植物造景园、花卉园、银杏园、果园、综合游园。园内种有 30 余种树木、60 余种花卉,建有草坪实验田。


十几年来,独山子加快城市建设步伐的同时,城市居民游园、小区植物园修建的越来越多。但是,即使东部新区新建的园林造型更加艺术、更加精致,但植物园在独山子人心目中,却一直占有最重要的地位。


植物园建设的同期,独山子正开始大面积绿化美化城区,开始种植草坪,小区的房前屋后、道路两旁及办公楼前广场,一片片绿色让独山子老百姓真正有了花园城市的感觉。


而当初除了东湖公园的草坪外,独山子第一片草坪带给我们的记忆,是那么深、那么难忘。记得那时石化总厂大楼门前的草坪第一次播种的是麦子,据说是为了养地。当那一片嫩芽嫩绿由细弱的芽苗变成一片油绿时,我带着儿子一次次去看小麦苗每天的变化。有一天,这些麦苗被全部翻起,变成一片黑土,我和孩子还着实难过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们惊喜地发现,那片黑土地上又有了一片崭新的绿色,从此那一片绿,开启了独山子城市绿化建设新的扉页。


春天的信息,总是从植物园最先传出。当旷野的风带来雪山的沁凉,当太平鸟嘴边滑落的种子开始萌芽,当草原上的牛羊开始涌动如云,植物园的树上开始绽放了春天的嫩绿,只消几天的工夫,新绿就铺陈出一个季节的锦绣。杏花、桃花、榆叶梅、李花、梨花、丁香渐次绽放,植物园的春天妖娆多姿,花香怡人。树上嫩白粉红朵朵娇艳,树下蒲公英太阳一样的笑脸,如阳光洒落的碎金,那细弱的花朵演绎着一场盛大的花事,与树上的花儿相映,奏响了春天的交响乐,让独山子人在花的拥抱中感受着春天的芳菲。


摄影:沈久泉


一场花事春未了,那绿嫩红媚的夏天,便咯咯咯地笑着走来了。杏树、李树、桃树密匝匝的绿叶下,青涩的果实窥视着树下呢喃的情侣、牵手相伴的老人、跑前跑后的孩子。几场雨之后,桑椹就胖嘟嘟地熟透了,那享受爱人放进嘴里果实的女子,吃的不是果实,而是宠溺。杏子熟了、李子熟了、桃子红了,独山子的夏天很长、很安静。小路两边的树木在空中相拥,为林荫路构建了一个绿色林廊。有陌上花开缓缓归的伊人,步履悠然地享受着那带着绿携着香的微风拂面,衣袂飘飘,长发轻扬 ;长椅上,读书的少男少女,不时相视一笑,也有相依相伴的老夫妻,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还有一家老小,呼唤着笑着走过……

仿佛一场雨、一场风之后,秋天就打翻了调色板一般,华丽登场。植物园里的山楂、山里红,最先知道消息。太阳改变着花青素的颜色,植物园里鹅黄嫩绿浅红深紫缤纷灿烂。树叶,在季节的最后恣意喧闹着色彩的歌唱,然后如蝶一般优雅地飞舞飘落。最喜人的当属那一片银杏园。一树金黄,满地碎金,把季节最后的篇章,演绎得高亢激昂而又婉转旖旎。在潇潇秋雨中,那金风玉露一相逢的惆怅,变成琼浆醉了季节,醉了赏叶阅秋的心。每一年,那个爱我的人,都会带我到那里看着我在那一片金黄里撒着欢儿拍摄。还记得那次,我拍得忘了时间,等要归去时发现,在落叶上用树叶圈出一个心型图案,还用银杏叶扎了很多花束系在车上,让我不禁泪水涟涟地满是欢喜。


一场雪,让黄红浓绿依然的植物,迎来了冬天的考验。那雪,是蓬松的白,没有清冷的感觉,却有一种绒绒的暖意,那雪下的草,也和我的感觉一样吧。和相爱的人在大雪中漫步,在雪地里打滚,带孩子打雪仗的记忆,是很多人都有的经历和记忆吧。冬日里蓝天白云下的植物园仿佛一幅丹青水墨,铁笔银钩地刻画了北国清冽的寒冬。


闲暇时,去植物园与花木相亲相认,也是不错的感悟。前些日子,师兄从外地到独山子采风,我陪着两位诗人漫步在午后的植物园,不谈文学,不说艰辛,只是跟一棵棵树对话,阅读大自然为生命谱写的诗篇。我们相遇了黑莓、山桃、白桦、胡杨、槭树、接骨木,还见证了山楂、核桃、银杏、夏橡的果实。当我与一直想找的那棵枫杨,就那样在一抬头间不期而遇时,内心充满欣喜。很多次刻意寻找不得,却在这不经意间,看到那一串串音符一样的嫩绿,一霎时,对生命充满了敬畏。


亭廊迂回,曲径通幽,巧石妙立,花树蓊郁,植物园,就这样四季如歌,奏响了季节的行板,惠泽了一方天地,染绿了一段记忆。


摄影:郝沛

    辉煌璀璨似琼楼    

A BEAUTIFUL DUSHANZI

当微信成为新媒体和自媒体的展示舞台之后,好的文章、图片转发量呈几何递增。一篇新疆最美夜景的文章,成为朋友圈的热点。独山子摄影家沈久泉拍的大发展夜景,有四张入选,很多朋友被独山子的夜景折服,纷纷点赞留言。是啊,夜晚行驶在乌奎高速、217国道的人们,无不被独山子石化装置那一片璀璨的灯火吸引,为那仿佛天上玉宇琼楼、星河坠落般灿然的灯火沉醉。来到独山子25年了,每一次离开独山子,回来的路上,白天只要远远看到在阳光下熠熠闪光的炼塔,夜晚只要远远看到那片璀璨绚烂的灯火,内心就会雀跃欢呼,到家了!这一片灯火,唤起了我心中对家的渴望,也照亮了游子对一座城市的回归之路。


当1936年轰隆隆的钻机声唤醒了沉睡万年的戈壁,从一豆灯光开始,泥火山下的灯火,照亮了独山子工业发展的道路,奠定了中国石油工业三大发祥地之一的基础。


亘古荒漠上地窝子里的灯光,照亮了地质图纸,也翻开了独山子崭新的一页。从星星点点,到满目星河,从一常压到三常压再到1000 万吨炼油,从小乙烯到大乙烯,从天利高新到天利实业,独山子工业发展不断壮大,装置的灯火越来越辉煌;从一区到十六区,独山子的居民区也不断拓展,楼房越建越多、越建越高,城市亮化越来越有特色,独山子城区的灯火越来越美丽。


傍晚,许多独山子人和家人、和朋友,三三两两爬爬泥火山,锻炼下身体。然后等到华灯绽放之时,再看看满城灯火渐次绽放,直至宛若天上的街市的灯火变成华彩一片。油罐、框架、容器、炼塔,被灯光晕染得绚烂恢宏,在傍晚日落后的淡蓝天际下,格外耀眼夺目。


这片百看不厌熟悉的夜色,有他们工作、生活的足迹,更因为在这璀璨灯火里,有他们的至亲好友坚守一线的身影。这里的每一丝灯光都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要夜晚这里的灯火亮着,他们的心才踏实,梦才安宁。


摄影:郝沛


这片灯火里,无时无刻都有许多双明亮的眼睛,守护着装置的平安。装置每一个数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他们就是确保装置平稳运行的一线员工。若说与这些灯火最有感情的,当属夜晚坚守在岗位的一线员工们。春夏秋冬,是这些灯光陪伴着他们走在巡检路上。曾经我也是这里的一员,空寂的脚步,孤独的身影,深夜巡检的时刻,灯光也是一种陪伴和温暖。无论天气多么恶劣,无论夜色多么深沉,是灯光让我一个人走在巨大的装置间也不害怕,是灯光让一线员工不放过一丝一毫异常,确保装置平安。


当然对于摄影家沈久泉来说,壮丽的晚霞、璀璨的灯火、华美的夜色,是他一直创作的源泉。他对独山子炼化生产装置,有着最深沉的热爱。哪里的拍摄角度好,哪里的摄影元素丰富,哪里更能表现装置的特色,他都了然于心。这些年 来,他爬遍了每一处框架,上过每一座炼塔。七八十米的裂解炉他不记得上过多少次,有时为了一个镜头更是要守在现场好几个小时。爱上摄影后,我曾跟沈老师去大发展拍过夜色。全副武装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爬管架、上楼顶、登高塔,要看天气要等光影,其中甘苦只有摄影人方能体会。


2015年石化公司大检修,是拍装置的最好时机。一天傍晚雨停后,沈老师带领我们三人去拍晚霞、拍夜景。七点多进厂,背着器材,手脚并用爬竖梯上到十米高的框架,支好镜头等晚霞。守了近两个小时,晚霞终于如期而至,大家屏住呼吸快门不停。远处的装置沉浸在瑰丽的晚霞中,壮美无比。雨后的水影中,晚霞、云影、装置的倒影,更是美得让人窒息。当日是月圆之夜,我们又到观景台利用二次曝光拍装置和月亮,拍完已经11点多了。当知道装置上有工人在清洗换热器时,沈老师又带我们去现场拍摄。隆隆的机器声、喷溅的水雾使灯光昏暗,拍摄难度非常大。沈老师年近六十的人了,不停地换角度拍摄,拍摄间隙还要指导我们夜间拍摄技巧和参数,拍完回到家已经夜里2点多了。独山子石化璀璨灯火中的装置、朝阳中的装置、晚霞中的装置、月色中的装置,就是这样拍摄出来的。沈久泉老师的照片,让更多没有亲眼目睹独山子绚丽夜景的人,领略了独山子不一样的美。


沈久泉老师说 :“独山子夜景的美,我怎么拍也拍不够。尤其八座裂解炉,夜晚的灯光像白金汉宫一样金碧辉煌,在哪个角度拍摄都很震撼,那种美,用语言无法表达。”


摄影:张珍敏

    穿云破雾寻诗意    

A BEAUTIFUL DUSHANZI

位于独库公路北端,拥有“天山娇子、休闲之都”美誉的油城独山子,四季风光如画。尤其在冬季,当大多数风景名胜门可罗雀时,独山子因离天山最近,而拥有独特的雪域风光。


冬季,从独山子向南眺望,远山如黛、雪山巍峨,有时还可以欣赏到腰带云萦绕山峰的大美景致。而城市和雪山之间的雪原,在阳光与蓝天白云的相映下熠熠生辉,皑 皑原野点缀着马群、牛群、羊群。


倘若驱车,20多分钟就可以欣赏到独山子大峡谷的雪景。峡谷边的旷野上时而有骏马奔腾,时而有骆驼仪态万方地迤逦而行,而牛羊归圈时排着整齐的队形走在牧道上。不到半小时的车程,路边的滑雪场就刷新了画面,一幅生动的彩色画卷在天山脚下铺开。身着五颜六色服装的人们在雪中嬉戏玩耍,享受雪上运动的乐趣。继续前进不过10多分钟,就可以到达217国道和101省道的交会处——卡子。从卡子往东是101省道,冬季这里气温比山下要暖10摄氏度左右,雅丹地貌的山脊线条被白雪装扮得格外醒目,背阴的雪和朝阳的色块色彩鲜明,在光影里气象万千。这里是摄影人的后花园。这里还时常会有滑野雪或者徒步的人们的欢声笑语,他们色彩鲜艳的冬装把雪野装扮得明丽鲜亮。浅山里,阳光充满质感,空气清冽而充满富氧离子,阳光有着仿佛可以用手抓住的质感。雪野的梭草和披着毛绒绒的晶莹的雾凇,美得像童话世界。


从卡子往西走217省道独库公路段,虽然冬季封路,但不影响人们徒步去巴音沟赏雪游玩。登高望远,山谷静幽,层峦叠嶂,如水墨山水,让人心旷神怡。如果驱车翻过西河坝去往阿拉山和待甫僧,则不仅可以享受冬季泡温泉的幸福感觉,还可以赏雾凇观云海之神奇美景。


说道云海,黄山云海、庐山云海、天门山云海久负盛名,能够有幸观赏者无不叹为观止。而冬季独山子潜山的云海景观,亦是风云际会, 瞬息万变,气象万千。这里说的潜山,是指101省道独山子黑干巴斯陶山脉以及巴音沟、独山子大峡谷等地。每到冬季进入 11 月份初雪之后,这里因为离城市直线距离近,海拔落差大,由于气压气温等原因形成云海。冬季独山子的摄影人都知道,如果城市有雾,过了独山子滑雪场,就是阳光明媚。伴随着风起云涌,山下的雾层层叠叠涌向山谷,站在高处观赏,云海翻滚,瞬息万变。无论是独山子大峡谷谷底的云雾蒸腾、云上的阳光明媚、峡谷沟壑若隐若现明暗交界的景观,还是登高望远一览众山云海游弋的仙境,所有纵横的沟谷,云雾从谷底升腾,逐渐漫卷翻涌上行,如蛟龙嬉戏,齐头并进,霎时,就会翻起云浪雾花。


有时你在雾里,有时又在云中,看着云卷云舒,穿云破雾寻诗意,体会云雾拂面的质感,那景致非亲临其中不能体会。



摄影:沈久泉

    东村、东湖公园 永远的芬芳记忆    

A BEAUTIFUL DUSHANZI

在独山子,提起东村和东湖公园,总会在人们心中泛起美好的涟漪,那涟漪一圈一圈地散着,便带来许多回忆。那回忆带着泥土的芬芳,瓜果的清香,还有温馨的甜蜜。

不同年龄的人,有不同的回忆。孩子们有的是在公园里戏水、游戏看动物的快乐,有的是在冬村捉蚂蚱、打鸟的记忆。而对于建设者,那些在东村挥洒汗水的妈妈们而言,有辛苦和泪水,更有骄傲和自豪。东村,因位居独山子炼油厂的东部而得名。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以家属服务队的女工为主的独山子人在这里挥洒汗水,筛土造田,辛勤耕耘。十几年来垦荒3000 多亩,种果树、种蔬菜,办起了养鸡场、养猪场、加工房、温室大棚。


说独山子的孩子是吃妈妈们种的蔬菜长大的一点不为过。上世纪70 年代以前,独山子的蔬菜以境外农场为主;上世纪70年代后,随着东村土地开垦规模的壮大,独山子的蔬菜靠东村供给,夏季有大田蔬菜、水果、粮食,冬季有温室蔬菜、温室花房。


1989年我刚接到入学通知书,看着独山子这个地名莫名有些失望。那时我们对独山子了解甚少,邻居时叔叔是个部队老干部,他到过独山子,他说,独山子有一片非常好的地,还有成片的工厂,小城市不大,但那里生活条件很好。


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我刚结婚时,每月每家凭票供应鸡蛋、大肉,每个月老公都要去供应点排队买鸡蛋、买肉。分散在小区的铁皮房子蔬菜供应点,各种蔬菜码成垛、码成堆,任人选。到了水果成熟季,依次有杏子、桃子、李子、葡萄、梨、苹果等,也会应季出现在蔬菜点果筐里。我记忆最深的是一种梨,口味跟我们东北老家的南国梨有点像,放久了会软糯多汁,酸酸甜甜的满屋清香。那时我时常会买了捎回昌吉的父母家,因为父亲最喜欢这口味的梨。那时的水果,不像现在有杂交技术,口感都更地道,虽然品相不是那么好看,但口味是现在的水果不能比的。


摄影:李新


随着独山子城市人口的不断增加和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独山子农副产品由供给化转向商业化。周边团场、乡村的蔬菜,甚至内地蔬菜源源不断涌进独山子百姓的菜篮子,东村蔬菜也逐渐退出了独山子人的餐桌。


但那些记忆,却一直根植在独山子人的脑海深处,温暖着时光流年,滋润着遥想和怀念。时常,我和爱人也会和独山子很多人一样,每个季节都会去东村转一转,春节去挖野菜,夏季去纳凉野餐,秋季去品果赏叶,冬季去雪地撒个欢儿,拍拍雪景,拍拍雾凇。

东湖公园建成于1988年。在上世纪 90 年代,东湖公园跟独山子如今的烃花苑、郁金香园、植物园一样,是独山子人引以为傲的景致。那时年轻人谈恋爱,都有过去东湖公园牵手漫步的浪漫。


东湖公园建有动物景区、水上娱乐区、儿童娱乐区等 7 个景区,院内花树掩映着假山亭榭、小桥流水,更有曲径通幽的江南韵致。公园里有孩子们喜欢的动物园、游乐场,也有情人幽会的清净地,更有举家欢乐的各种娱乐设施。那些年我们常常带儿子去玩旋转木马、太空飞船、碰碰车、划船,偶尔我也会壮起胆子坐一次疯狂老鼠,双手抓紧扶手、闭上双眼、大声叫着任世界在身后疾驰而去。也会和老公在空中脚踏车上谈笑中看花红柳绿、雪山逶迤。


那时每年的六一儿童节, 乌苏、奎屯、沙湾都会有学校用大轿车拉着孩子们前来游玩。儿子长大后,我们就很少去东湖公园游玩了。随着独山子的城市建设越来越时尚现代,广场、步行街、小区园林的主题化、园艺化,给人们提供了更多休闲场所,东湖东园逐渐在人们视线中远去,成为老人休闲、锻炼的去处,只有每年六一儿童节的游园活动,才会有当年的盛况再现。



摄影:肖玉忠

    春天,到独山子来看花    

A BEAUTIFUL DUSHANZI

独山子卉林基地最早是炼油厂绿化队的苗圃,30年来,一直为独山子绿化、美化、香化输送着绿色和芬芳。几代园林人从这里开始,挥洒汗水和智慧浇灌出了独山子绿树成荫、花香满城的美丽。在卉林基地园内有几棵近百年树龄的老榆树,不仅见证了独山子石化石油发展的辉煌历史,也见证了独山子园林绿化事业的蓬勃发展。后来石化公司成立了矿服部园林绿化公司卉林基地,因为园里种有郁金香,大家习惯于称这里为郁金香园。这里,让独山子人能够春赏郁金香、夏品荷韵、秋观红叶、冬季冰雪游。


2008年,为了让五一期间不能远行的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看到美景,为了给广大一线员工提供一个就近休闲赏花的去处,卉林基地开始引种荷兰国花郁金香。经过两年试种,2010 年独山子第一届郁金香节开幕。首次亮相的郁金香朵朵娇艳,绚烂一片,惊艳了独山子人。

当年有13万株30个品种的郁金香,婷婷秀丽,每一朵花儿仿佛举起盛满阳光的杯盏,向游人致敬。红的、紫的、黄的、白的、黑的各色花卉竞相开放,着实让独山子老百姓自豪不已、赞叹不已。郁金香园内,花好人美,笑声不断。老人孩子徜徉其中,北有炼塔影影绰绰,南有雪山逶迤,如一幅美丽的画卷,美不胜收。随后的郁金香节,又引进了玉石展、花卉展等,四面八方的游客闻香而来,参展人数年年攀升。


2014年第五届郁金香节,独山子文联举办了第一届独山子郁金香摄影大赛,吸引了更多疆内摄影人前来拍摄。天山网、亚心网的摄影论坛上,独山子郁金香的照片引起轰动。

每年春天,我都会向朋友发出到独山子拍郁金香的邀约。独山子摄影人的郁金香照片也如独山子春天的名片,向四方宾客发出邀请:春天,到独山子看花!


新疆的冬天有半年之久,每到杨柳垂绿、桃梅堆锦时,人们纷纷在阳光明媚的春日里走出家门,仰望白云如絮,俯视碧草如毡,在鸟儿清脆的鸣声中踏春赏花。在独山子及其周边,春季赏花,独山子卉林基地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这里有榆叶梅、红叶海棠、紫叶海棠等,繁花满枝,还有婷婷秀丽、高贵优雅的各色郁金香争芳斗艳。


2016年恰逢独山子石化创业80周年,独山子第七届郁金香节开幕暨“格林森”杯花香满城独山子第三届郁金香摄影大赛等一系列活动拉开序幕。独山子,以花的芬芳打开了春季旅游的门扉,吸引了更多游客、摄影人走进独山子,感受独山子不一样的城市风情风貌,感受百姓幸福生活,聚焦花红柳绿的独山子大街小巷、广场、厂区的优美环境,分享独山子园林绿化成果。开幕式当天园内花开如海,游人如织,承办方还邀请了旗袍走秀爱好者助阵,场面火爆。


摄影:张珍敏


郁金香,如独山子白皮书的扉页,徐徐打开了独山子人文风情壮美的画面。一个工业化的城市以花的芬芳打开新的视野,带领那些慕名而来的人们,在工业化的壮美背景中,享受到花的娇媚,心的沉醉。


郁金香东面是荷花湖。这个湖建设之初是为了给东村蓄水,是一个水库,但由于渗漏问题没有解决,便闲置在那里,后来曾一度想作为公园的一部分,改造成水上乐园,从西面的公园建一个跨过公路的天桥,但不知什么原因搁浅了,再后来变成了一个滑冰场。2000以后,逐渐开始投资建设,种树绿化,在水里放养鱼苗、试种荷花,慢慢就有了荷花湖的名称。现在,荷花湖已经成了孩子们冬季嬉戏玩耍的乐园。冬天,在教练的带领下,独山子的孩子也可以在这里学习滑冰,享受飞一样的速度和竞技的快乐。


到了夏季,这里就成了赏荷花和垂钓爱好者的好去处。2016年荷花湖种植了3000 盆荷花,有大荷花和睡莲,让独山子人在家门口就能欣赏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那荷叶片片、花香脉脉的月夜,边陲石化城便更有一番韵味了。经过几代园林人的辛勤耕耘,在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装置和城区之间,东村、东湖公园、荷花湖、卉林基地已成为一道绿色屏障和绿色生态长廊,它也是一座绿色丰碑,记录了独山子人为了绿色环保宜居之城所做的努力。内部设计精致大气,科学美观,而且校园都有一种园林精舍的感觉,有曲径通幽,也有亭台回廊,荷花绽放。三中是2014年建成投用的新学校。规划、设计和建设的标准都是新的,校园建设在疆内也居前列,大气恢弘,并且还预留了发展空间。


走南闯北的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曾来到二中,躺在草坪上嗅着青草味儿,感慨地说,像这样的校园在内地发达地区也不多见啊,有草坪足球场的就更少了。


作家毕淑敏应邀到二中讲学,参观了校园后,赞叹说,内地一些大学也不过这样,独山子的孩子真的很幸福,要加倍努力,才能对得起大人们兴学的热忱。  



| 来源 独山子旅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