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旅游价格交流组

愿这一生,想要的都得到,得不到的都释怀!——南北驼梁穿越驴行记

龙之队2018-12-10 12:00:14

活动简介:
8月19日【线路】
北驼梁:瓦窑-辽道北-百草坨-天生桥-百草坨-跑泉厂(老宝沟)

8月20日【线路】
南驼梁:跑泉厂(老宝沟)-驼峰-五岳寨

驼梁位于河北省平山县西北端冀晋两省交界处,与佛教圣地五台山遥遥相望。驼梁其实分为南坨和北坨(也叫百草坨)两座山,北坨海拔2144米,南坨海拔2281米,南坨以南是驼梁风景区,北坨以北是百草坨(天生桥)风景区 。
8月19日晚7:30龙之队20人(包括4名童子军)集结完毕,前往北驼梁的起点瓦窑。全程285公里,用时4小时30分。



黑黢黢的夜色中,只有我们一个车在轰鸣前行,全封闭的车子感受不到深夜的凉风,只有车里的冷气混杂着特殊的味道萦绕在周围,残缺的月亮挂在前方,一路跟随,我盯着车窗外快速向后移动的树影,没有丝毫睡意,希望就这样一直开下去没有尽头……脑子似在思考,却又空空如也,多少次,已经不再纠结,这样极尽颠簸,这样风餐露宿,这样翻山越岭,不停地行走……“为什么要爬山,因为山在那里!”这恐怕就是最好的诠释。



大约夜里十二点半到达瓦窑村,下车即听到水流阵阵,经山谷回应,在静谧的夜晚格外响亮,蒙蒙水雾笼罩在山间林木上方,亦真亦幻,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原本是如此简单。当晚7个人住在农家院,13个重装的队员抖落行囊开始在院里扎营,为自己搭建一片小天地。我站在二楼阳台上看他们忙忙碌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置身事外,站在那里的不是自己。屋子里陈设简单,可能长期被水雾缭绕,被褥都很潮,整晚睡睡醒醒,很不踏实!




早晨,闹铃还没响就被隆隆的农用车声音惊醒,勤劳的农民已经开始劳作,起来收拾洗漱吃早饭:馒头,粥,鸡蛋,咸菜,标准的早饭配餐!从瓦窑到辽道背,大约7公里,强驴们觉得这段路没必要走,再加上重装,决定包车前往!于是我们此行又多了一个项目,疯狂过山车!山路颠簸,坐在面包车里,随时会被颠飞起来,头在窗玻璃和顶棚之间撞来撞去,看来爬山需要苦练的技能还很多,铁头功也是其中一项!因为面包车马力不足,上陡坡的时候男士们都纷纷下去推车,大约半小时,惊险刺激的过山车结束。此时,天空零星下起小雨,大家纷纷穿上雨衣,整装待发。刚开始几个小朋友一直走在前面,后来后面重装的队员赶超他们,他们背着巨大的背包,如同一座小山,却依然步履矫健,真佩服他们!在车上刀哥问儿子,想不想和他们一起去扎营,儿子老老实实回答:想,但是我妈妈背不动!我背上大概真的就得用爬着了。路面湿滑,小朋友不时摔倒,却马上爬起来,不言不语继续前行,长期的户外远足,不仅给了他们强健的体魄,更锻炼了他们坚强的意志!




大约一个半小时过后,来到垭口,豁然开朗,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云海茫茫,浩淼如烟,远远近近的山峰此起彼伏,时隐时现,云海翻滚,与天相连,置身这样的仙境,人也似乎飘飘欲仙,如痴如醉了!在大自然奇美的容颜面前,一切的言语都觉的苍白多余,只想静静看着它,把它印在视网膜上!






之后又海拔上升100多米到达北梁最高峰 ——百草坨,重装的队员开始扎营,我们则吃东西修整,看花花草草,和翻腾滚动的云海!之后陆续前往天生桥。(天生桥瀑布群景区位于阜平县西南,海拔2114m的百草坨东侧的朱家营天生桥沟中,这是一条天然的山谷。生态原始、山势险峻、气氛神奇。山谷中一连分布着九级瀑布,形成一个规模浩大的瀑布群,被誉为华北最大的瀑布群。天生桥桥面坐落在112.5米的瀑布顶面之上,是一座距今28-29亿年的天生石桥,桥长27米,宽13米,高13米,桥面结构奇,由混合岩化花岗岩构成,桥面下呈微拱形,以变质岩构成的天生桥在中国少见。)






沿路可见各种大小不同的瀑布,头顶云雾缭绕,脚下水流潺潺,远山奇俊,万木葱笼。途中,被牛角蜂蛰了几下,刚开始手掌上针刺一样的疼,还以为碰了什么植物,没有理会,后来两边大腿分别被蛰了一下,钻心得疼,后面的刘卫问我有没有被蜂子蜇,他说他的小腿被蛰了,刚把蜂和刺拔出来,我才知道,原来罪魁祸首是它们。尽管手台告知其他人经过此地要注意,被惊醒的蜂子们依然慌不择路,后队几个人也纷纷被蛰了,是我们闯入了它们的世界,它们不惜冒死维护自己的领地和生存的权利!





下到天生桥景区,各种瀑布轰鸣,飞流直下,走在旁边水汽蒙蒙,珠玑四溅,真是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落差112米的瑶台瀑布,似水如烟,有如月笼轻纱,如梦如幻!
之后原路返回,返程途中,才看到刀哥被两个美女簇拥悠悠达达往山上走,此行他兼做护花使者和摄影师,想必很享受!继续爬升到达百草坨修整,连续的爬升,我又一个人掉在队伍后面,快到山顶的时候,竟然又走错路,明明是上山我却走到了下山路上,还自己暗自庆幸终于不用再爬升,碰到一个老伯带着孩子,不放心自己问了问路,果然毫无疑问地走错了,明明已经没力气走不动了,还要折返继续爬升。爬到山顶,我随便找了一块石头坐在那里喘气。之前的云海已经彻底变成了浓雾,分不清是云是雾了。




山顶,两个老人背着西瓜啤酒,鸡蛋等跋涉至此卖给驴友们!后来在跑泉厂农家院吃饭时才听场主说起,说这两个老人有点差劲。我开始以为他们卖的太贵,后来场主说,如果卖的贵,只要不是太离谱,驴友们都会买,经常户外的人一般不太计较,都会觉得他们不易去捧场,可是他们的东西质量太差,西瓜是娄的,鸡蛋是坏的,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他们真正的价值在于负重长途跋涉到这里,不知道他们是聪明还是傻!我也只能一声叹息了,总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其实不过尔尔,自作聪明罢了!



此时已经走了将近20公里,后面还有将近10公里的路程要走,真想就那样赖着不起来,好羡慕那些扎营的不用再走。四点左右,场主父子,我和儿子还有刘卫继续赶路,前往跑泉厂农家院。浓雾弥漫大地,整个山坡,草木都变得梦幻起来。儿子总想走到雾里,我说其实远处的人看你,你已经在云里雾里了。能见度比较低,我们五个人几乎一路相随,儿子看我走路吃力,主动要求和我换包,我告诉他我可以,后来他又说要我踩着他的脚印走,这样我专注于看他脚印就不会感觉累了,一会又告诉我前面哪个地方不好走要绕行,看不见我的时候就喊一嗓子,让前面的场主走慢点等等我……同行的刘卫说:你儿子真棒,懂得照顾妈妈!看着他在山野林间灵活跳跃,自由穿行的身影,内心满满的感动,他是心头的暖,是暗夜的灯,是你前行的动力和希望,是你生命的传承和延续……




尽管生活中我也难免唠叨,但是我都竭尽所能给他最大的自由,让他健康快乐的成长。要给孩子充分的自由,这样他才能够学会自觉,自律。最好的教育,即顺其自然!作为一个有限的人,我们不够完美,当然也要允许我们的孩子有缺陷,很多人看起来是很上进,很出色的人,他们确实获得了世俗中很多的成就,但如果他的生命不是一个享受、幸福的状态,而是一个紧张、痛苦的过程,那样的人生算不上是美好的人生。
山坡上牛儿悠闲的吃着丰美的草,好像它们这一生只专注于吃这件事,看到它们总是在低头吃草,或者卧在那里咀嚼,活的好纯粹!一路所见,路上牛粪好多,场主边走边用长长的声音提醒后面的我们:牛粪!





走到半路儿子说要便便,于是我们停下来等他,哪知他还没有开始,牛就对他放大招了,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妈妈,我踩了一脚牛粪,是稀的牛粪!Oh,My god!场主也就此讲了一个好玩的故事,说以前人们生活困难,于是就有一个人突发奇想,用牛粪来赚钱,他说,他的牛粪不同别家,是稀的,可以作为药用!所以这世上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而且许多时候不是药有什么效用,而是心理暗示起了作用!不过想想还是不要坑蒙拐骗,人间正道是沧桑吧!




经过两个半小时,终于到达跑泉厂村,腿像灌了铅一样,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刘卫说,今天的强度是2.0-,也难怪我的身体会报警,我还没走过这么大强度的!本来说好的的大通铺,结果是两个单间,我住的那间还是套间,据说是他们家人自己住的,里面电视,冰柜,沙发,茶几,样样俱全,床单看上去是新的,到处都收拾的很干净,顿时觉得好满足!《人类简史》中谈到人的幸福快乐时讲:有没有可能,虽然富裕社会里的人类荷包满满,却因为人际疏离和生活没有意义而身感痛苦,有没有可能,虽然我们的老祖宗生活条件较差,但因为与家人朋友,自然宗教关系紧密,所以反而生活的比较满足!快乐并不在于任何像是财富,健康甚至社群之类的客观条件,而在于客观条件和主观期望之间是否相符。如果你想要一辆牛车,而你也得到了一辆牛车,你就会感到满足,如果你想要一台全新的法拉利,而得到的只是一台二手的菲亚特,你就感觉不开心。曾看到过一个公式,它说其实快乐等于的是你所拥有的除以你的欲望,说的很对!
虽然不能和扎营的一起看太阳落下,星星月亮升起,但是我们吃了丰盛的饭菜,洗了热水澡,虽然依然睡得不踏实,可是已经觉得很舒服了!世间万事万物均有得有失,不能两全!




跑泉厂村是很古老的村子,地处晋冀两省四县(山西省五台县,河北省阜平县、灵寿县、平山县)的交界。村庄坐落于一座山洼中,村前有一条清粼粼的小河流过。相传,康熙皇帝到五台山朝圣寻父,曾途径至此!村里建筑看起来年岁久远,青砖青瓦,有着长长的屋檐。可能在山西上过学,总觉得多了一份亲切!山西如同一个大户人家,有故事,有生命力,有悠久的历史,有丰厚的文化积淀,有辉煌的晋商文化,有独特的民俗风情……它是一个值得细细品味,慢慢回味的地方!




休息一晚,第二天又满血复活!吃过早饭,大约7:40我们5个轻装的小分队出发开始新一天的征程!昨天是阴天,今天则是大晴天,好在我们一路走在山林间,旁边溪水潺潺,四周山峰突兀,野花飘香,好不惬意!大概两个多小时后到达南驼梁顶峰,远望对面山峰,五台山东台清晰可见!此时前队重装的几个人已经把装备放在跑泉厂车上,轻装上阵,走了好一会了!场主说他们很快就能追上我们,不敢懈怠,在山顶匆匆修整就开始往五岳寨下撤了。去往五岳寨景区的路都是木栈道和石头铺好的路。在一个亭子里歇脚的时候,就看到山顶有人跑下来,大千同学问场主:爸爸,那是我们的人吗?场主看看说:一定是的,这种景区里谁会跑山啊!果然前队的几个人陆续跑了过来!大龙哥还打趣说,这帮人疯了!我在心里暗暗想,我就是疯了也赶不上你们呀!他们重装走完我们昨天后半段的十公里,又从跑泉厂一路追上我们,真是火箭的速度,深深地佩服啊!从五岳寨山顶到停车场,下降1000多米,几乎都是很陡的台阶,儿子也跟着他们一路跑下去了,真是少年可畏!我和刘卫因为膝盖难受走得很慢,中途看到缆车,真想坐着下去,后来忍了忍还是恋恋不舍的走了!就这样亦步亦趋走到山下,整理包的时候本想蹲下,可是膝盖僵直,最后干脆坐在大马路上了!






在山下吃了简单的餐饭,大约4:30左右,上车返程,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张Sir给我们准备好了饭菜!这次本来想让我们和他一起去参加另一个活动,后来看我很想登山的样子,就顺随了我的心愿,很感谢他的理解和支持,总是能给我充分的自由!
两天的穿越,用脚步丈量土地,用体力征服南驼背梁,免费穿过三个景区!用场主的话说,靠体力吃饭就是好!虽然之后的两天腿几乎不能打弯,残废了一样,但是依然感到满足。每次爬山都仿佛释放暗黑能量,摆脱烦闷枯燥,之后感觉注入更多活力,从新活过一样。站在山巅,天宽地阔,无比自由,所有纷扰不再!
车上,刀哥说起他扎营的经历,他说,两次扎营收获满满,都太完美了,他想看到的都看到了!
愿每一个人这一生,想要的都得到,得不到的都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