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旅游价格交流组

冠军的秘密:2015五岳寨国际越野赛采访实录

跑者世界2018-11-08 08:10:20

樊凤娟冲线一刻,她是这次的阿迪达斯菁英跑团成员之一。

樊凤娟 广东深圳

五岳寨是一个不在我计划内的越野赛事。甚至在站上起跑线的时候,我还没有对自己的名次有任何期望。

旅途劳顿,我从深圳飞机大巴一路辗转到达五岳寨,赛前选手说明会上我甚至一直困得在打盹,就是这样,我站在了起跑线上。比赛开始后前10公里的公路下坡,我正常发挥,41分左右抵达第一个补给站,怕肠胃出现问题,在比赛中我不喝运动饮料,在第二个补给站之前我超过了两个女选手,暂居第一,而且在这个补给站上我发现了一个惊喜——当地老乡家的熟玉米。随后的上山路3公里,我边走边吃,之后的路面(草地、碎石路、林间泥泞小道)都非常考验我的越野能力,好在对越野跑已经有一些经验值,知道体力的分配、装备的重要性。


后来的大雨给我带来了短暂失温,我的步伐开始散乱,在第一个打卡点时我看见了紧追身后的女子第二名,一个来自瑞典的选手,我们这时候只相差一分钟,我忽然感觉身体真正苏醒过来,我开始明白这次比赛我要确立一个目标——女子冠军,于是我开始用全力去跑,志愿者也都在给我加油。

下山的4公里那段路的确很野,我脚上的阿迪达斯越野跑鞋抓地性能、防水性能都很棒,下山非常稳健,这段路我和第二名之间的差距增大到5分钟,这还不够,我必须更快,这时候我甚至还超过了几名男选手,他们都很有礼貌的给我让路并加油,非常感谢他们。

比赛中最困难的,应该就是最后4公里的上坡路了,的确让我很崩溃,我跑800米后走200米,如此交替,路上的交警很有礼貌为我指路并给我加油,我当时累得不想说话,只能竖起大拇指感谢他们,冲线的时候非常高兴,这一路的后半程都是在追赶和竞争中完成,非常不容易,但也锻炼了我。

个人训练技巧
1.跑前跑后各拉伸1015分钟。
2.起跑前5公里慢慢来,预热身体,之后可按正常配速跑。
3.正常的训练一周建议跑5次,休2天。其中有一课跑长距离,30+,甚至更多(注:但我自己平常工作忙,只能跑3次,月跑量280k/月左右,工作第一,有比赛直接去赛着玩)。
4.跑步要注意三轻,呼吸轻,心跳轻,脚步落地轻。注意多听,随时调整,呼吸轻,跑得轻松,心率就不会升得太快,脚步落地轻松。这个最难点,靠自己悟,跑步需要点灵性。
5.跑后注意恢复与休息。正常参赛回来后两到三天身体受损伤的肌肉纤维才能恢复,要多吃高蛋白质补充。如牛奶、鸡蛋白,鸡鱼牛肉等。
6.长跑第一首则:千万不要受伤。我一直铭记老师教诲,否则会背道而驰。一旦受伤前面努力全白费,还影响到心情,开心快乐去跑才重要。


比赛诀窍

去五岳寨之前,我刚刚参加完贡嘎100公里越野赛,虽然完赛,但很艰苦,赛后我甚至一度出现了厌跑的现象,每天都是吃吃喝喝,没有任何比赛的压力,但从这次五岳寨的比赛结果看,我可能歪打正着的印证了一句话——“赛后恢复很重要。”9月下旬要参加北马,担任330的兔子(注:各大马拉松比赛,组委会为了提高参加者水平,都会安排每个完成时间的领跑者,俗称兔子。330的兔子意味着你跟着她跑,最后完赛成绩应该是3小时30分。樊凤娟马拉松成绩应该在3小时左右,所以才能担任330的兔子,实力应相当出色),所以五岳寨赛前,我只进行了一次32公里的路跑训练,配速也很谨慎——530秒,一切都以别受伤为主。



男子冠军李少壮,他同样也是这次的阿迪达斯菁英跑团成员。


李少壮 山东临沂


我是一个路跑型选手,对于越野跑比赛,平时并没有做什么太专业的准备,就是周末登山,锻炼腿部肌肉。我家乡临沂这边没啥高山,只有一个200-300米的小山,都修成了台阶路,我基本就是跑台阶训练。


平时的路跑训练量很大,如果关注我的微博或者微信,应该可以看到我平时训练流下的汗水有多少。

这次五岳寨比赛中下雨给赛道增添了不少难度,道路湿滑,到30公里第四补给站的时候简直太冷了,温度很低,导致腿部肌肉抽筋,我抽筋之后原地拉伸了一会缓解,之后山顶平路跑了一会,觉得腿部肌肉有所好转,幸好在第四补给站补充了几粒盐丸,之后慢慢下山,感觉温度也在稍微上升,身体状态这时候算是满血复活了。


赛后回忆,这次比赛最大的困难就是山顶太冷,加上下雨之后路两侧的草非常茂盛有一人高,我第一个通过时草和树叶上的水之间打在身上像冲澡一样,非常冷,我胳膊之间都冻青了。在此也感谢那些大雨中坚守在赛道上的志愿者们,谢谢!


这次比赛中最难忘的的场景:赛道第一个下坡到10公里只用了31分钟;深山深处我跟第二名差距很大,那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跑着,遇见几头牛,看见我撒腿就跑,但过了一会又挡在路上,我以为它会攻击我,我绕了很远才过去。

跑步技术的小诀窍

下山,要尽量用脚前掌着地,因为身体惯性很大,这样可以起到缓冲的作用。

不是特别陡的山路尽量不要走即使再慢也要跑起来,因为越走越想走,后面容易跑不起来。


采访/苏子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