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旅游价格交流组

别人把搬迁户当包袱,为何这里把他们当成“宝”?

新华每日电讯2019-05-06 08:38:53

首发:新华每日电讯(ID:caodi_zhoukan)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谢锐佳、王洪峰、任丽颖


“别人把搬迁户当包袱,我们把他们当作宝。”太行山深处,漫山花溪谷景区负责人苏瑞平笑呵呵地说。


漫山花溪谷位于石家庄西北灵寿县,是利用穷山沟打造的一处高山、森林、草甸、泉、瀑、溪兼备新景区。


这里7月份平均气温19.1℃,负氧离子含量高,有号称世界落差最大的“玻璃漂流”,渐成太行旅游新热点。


一早,老苏带我们到景区“花溪美食城”见识他们的“宝”。


漫山花溪谷美景。


— 1 —

贫困搬迁户成了景区吸引游客的“宝”


“花溪美食城”在景区深处,依山势而建,巨大的落地玻璃,整洁敞亮,可边享美食边俯瞰山下美景。上午时间尚早,多数游客还没上山,记者和门店老板们聊聊起来。


这里大约有10家门店,都是家庭式经营。


“店主都是原来景区里的漫山村村民,现在搬迁到景区外安置点。美食城今年7月份开业,第一年免租金。”苏瑞平介绍说,“他们各家都有绝活,有的擅长做包子,有的很会炖大锅菜,有的蒸的馒头很好吃,有的做手擀面远近闻名……农家特色游客很欢迎。”


门店上方都贴着介绍本店美食的图片,我们先来到一家写着“包子”“家的味道”的店面。


吕吉成老支书门店蒸的大白馒头。


店主白素英大嫂穿着景区统一的“制服”,正往蒸屉摆放刚做好的包子准备下锅。包子白白胖胖的,看起来特别诱人。在后厨,记者看到袋里有新鲜野菜。


“这个做素包子馅,是我早晨5点起来到山上采的。以前8点还没起床呢,因为没活干,闲得油灯底下捉虱子,吃的是土豆,住的是土坯房。”


白大嫂笑吟吟地说,“现在家家住上了楼房,妇女们有活干,家庭地位也提高了。这是景区给我们带来的变化!”


店主白素英大嫂一早采摘的野苋菜。


“这都是我们山里人的手艺,很有特色。前天有个游客尝了我的馒头说‘太好吃了’,一下子买走了40个!”隔壁店主吕吉成和老伴展示他的大白馒头。老吕是原村支书,和老伴、儿子经营两间店面,主打大锅菜和荞麦饸饹。


“以前种地忙一年,一亩地收入不到1000块钱,现在我不用一个礼拜就能挣1000多元。”老吕对自己的生意很有信心。



店主白素英大嫂穿着景区统一的“制服“,正往蒸屉摆放刚做好的包子准备下锅。


“以前吃过救济粮,住土房,全村连一个厕所都没有。现在住上楼房了,工作有了,生活好了。真该感谢这个景区。你看,我现在抽烟也上了档次。”


老吕还特意摆出两盒香烟,“以前抽两块五一包的‘白石家庄’,现在抽8块钱一包的‘钻石二代’。”说得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


吕吉成老支书以前抽两块五一包的“白石家庄”,现在抽八块五一包的“钻石二代”。


“我做手擀面已二三十年,旅客们可爱吃了!”“二小手擀面”老板娘耿贵罗和丈夫张文国正在打理一团团切好的手擀面,她满脸笑容,自信地夸自己的手艺。


“看到了吧,我们可真心把村民看做优质资源,他们是我们吸引游客的亮点之一。”老苏有些“得意”。


作为外来的媳妇,老板娘耿贵罗对小山村“跨越式”变化,有一大堆话要说。她原先在无极县打工,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张文国。


“二小手擀面”老板娘耿贵罗在打理一团团切好的手擀面。


“我也没去过他家,就看中他老实。”耿贵罗快言快语,“我知道他们这里穷,但真没想到那么穷。我1998年跟他回来,看见房子是石头泥巴建的,房顶上都是窟窿,也没有电。我爸后来到村里看过一次,是流着泪走的,他说:‘孩子,这根本就不是人生存的地方!’”


耿贵罗说的张文国老家叫头道岭村,是漫山村的一个自然村组,“挂”在离“美食城”不到一公里的半山腰上。  


听说搬迁后头道岭“空村”还在,我们顺着两旁尽是各色花草的旅游通道前往实地探访。


漫山村两栋安置居民楼。村民土坯房换成了楼房。


— 2 —

土房变楼房,贫困一步跨小康


“您看现在这里溪水长流,满山沟形状各异的大石头错落有致很漂亮,以前这可是乱石滩,大石头在村民眼里一点也不美,因为那是阻拦他们通往外面世界的‘绊脚石’。”老苏边走边介绍。


确实,以现在的眼光看,头道岭村地理位置非常好——抬头就是落差七八百米、海拨1900多米的五岳寨主峰,四周植被丰茂,大树森森,溪水长流,是旅游的风水宝地。但过去因为连像样的路都没有,得不到合理开发利用,优点反而成了短板。


“山清水秀风光好,只见大哥不见嫂”,顺口溜说的正是以前类似头道岭村这种自然资源禀赋好但藏在深山无人识,村民受穷、男人娶不到老婆的窘境。


头道岭村旧屋,连门都没有。


在流水淙淙、鲜花绿草相伴的美丽溪谷旁边,一条勉强能认出来是路的羊肠小道通往头道岭村。小道只能容一个人走,且常有石头挡道,连独轮车也通行不了。


老苏说,以前村民出入靠脚,运输靠背。这里距南营乡集镇也就六七公里,但由于交通闭塞,村里一些妇女,一辈子都没去赶过集。


小道尽头,低矮的土黄色农房,东一处西一处局促杂乱地散落在山坡上。有的房子已经开裂坍塌,清晰地露出了“质地”——形状各异的石头垒起了承重墙,粗细不一的杂木当起房梁椽子的“重任”,外墙好些的简单抹了点黄泥权当“水泥”,差点的连泥也没抹。



头道岭村旧屋,算是比较“气派”的一家了。


“种地镐头加锄头,运输工具靠背篓,一年一季收土豆。”站在一座木门已朽坏的屋子前,老苏说,“这就是搬迁前头道岭村村民的生活写照,住的是这样四面漏风的破房子,年人均收入仅几百元。景区开发后,光土地、房屋拆迁、树木山坡补偿等,户均就获得百万元。可以说一下子从贫穷跨进了小康。”


“村民现在都搬到景区外住楼房了,这些旧房子我们正考虑如何结合旅游利用起来。”


指着一座缺窗少门的土房子,老苏接着说,“我们不仅一次性给原住民发补偿,还为他们长远考虑,劳动力全部到景区就业。刚才大家也看到了,有头脑的搞管理,有技术的开餐馆,会算账的摆摊点,人人有活干。我们的目标是让他们脱贫后有依托,实现永久脱贫。


“二小手擀面”老板娘耿贵罗开车载着丈夫张文国下班。


— 3 —

“做梦也没想到你这辈子能买车”


“不错啊,开车上下班呢!”下午6点左右,我们来到漫山村搬迁村民安置点探访,迎面碰到“二小手擀面”老板娘耿贵罗开着车载着丈夫收摊回家。


“见笑了!还不太熟练,今年6月考的本,7月买的车。”耿贵罗爽朗地笑着招呼我们,“上楼上楼,到我家喝杯茶。”


村民安置点住着漫山村头道岭和要关石两个自然村55户移民,是3栋五层高的楼房,紧挨着景区,村民在景区工作非常方便。耿贵罗家要的是南北通透三室一厅,屋里家电齐全,跟城里没有什么两样。


“去年我妈到我这里住了半个月。我爸来接她,也住了几天。他们到沟里玩,看到原来连走道都困难的穷山沟,现在到处都是鲜花美景,说变化真是太大了!”


耿贵罗一边热情招呼我们,一边续上上午的“话题”,“我爸说,‘闺女,我做梦也没想到你这辈子能买车,还买了个十七八万的SUV!’”


漫山花溪谷美景。


“将贫困搬迁户当‘优质资源’,旅游开发带动村民永久脱贫奔小康,漫山花溪谷景区的探索非常有意义!”


南营乡党委书记石中秋介绍,“景区前期开发涉及漫山村3个村民小组78户、218人,村民从土坯屋住进新楼房,基本上都一步到位实现了小康。而巧用原景区村民的手艺搞特色饮食,则成为景区招徕游客的一块金字招牌。”


“景区开发真正把绿水青山‘变现’成金山银山,游客得美景,景区有钱挣,地方获发展,村民脱贫奔小康,多赢效果。”灵寿县委宣传部长贾兆雄颇有感触。


景区美景俯瞰。


“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说起旅游开发带动扶贫攻坚,漫山花溪谷董事长董玉鹏有自己的心得,他站在巨幅规划图前展望未来,“我们三期开发规划准备建特色小镇,明年底太行山高速通车后,这里的区域优势更加明显,处在西柏坡、五台山、太行山中段黄金旅游线路中心,辐射周边两个5A、11个4A景区。”


“贫困户不是没本事,有可能只是没有好平台。对当地的贫困搬迁户,我们不仅在道义上真心实意帮助他们脱贫致富,还注重挖掘发挥他们各自的特长,让他们的‘绝活’变成吸引游客的法宝。”


游客体验高空玻璃漂流。


董玉鹏说,“我们主动向当地政府提出,建特色小镇,除原住民外,还愿意主动接纳安置景区外贫困户,欢迎他们搬迁过来,参与景区以农家院为主题的餐饮住宿项目,我们提供统一建设标准的设施。”


高空玻璃漂流栈道。


截至2016年底,全国农村贫困人口还有4300多万人。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决战决胜阶段,任务仍然艰巨繁重。


“据测算,到时户均年纯收入12万~18万元应该没有问题,大概能帮助国家‘减少’200户贫困户,让600~700人永远稳定脱贫。”董玉鹏很有信心。©

延伸阅读

教育的最后,拼的都是父母的态度

“我要回1997年了,真舍不得你们”,看哭无数人!

美国人演的中国抗日神剧,居然提名了奥斯卡!

看完这5大类36项超级工程,你就更懂中国了!

“无人水饺工厂”24小时不停工,男人比女人先被淘汰?

在中国这项“世界奇迹”背后,竟有如此辛酸的故事!

别发这些了!《朋友圈安全使用指南》,都该看看!

李白为他痴,王维为他狂,他是古代最任性的人

视频:云南发生小行星撞击事件,相当于540吨TNT

现在轮到外国人抢中国马桶盖了!


监制:易艳刚 | 责编:张慧 | 校对:赵岑

美景美食,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