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旅游价格交流组

总有年华似流水——裕西公园随笔

最文艺醉生活2018-11-07 14:09:36

石家庄这座城市于我有着特殊的意义。


她熟悉而又陌生。

说她熟悉,是因为生命中最重要(苦逼)的一段时光是在这里度过的,后来又陆陆续续经常过来,新百、太和、东购、裕华、红旗南大街等等好多地方都常常光顾,熟悉程度超过了呼和浩特和乌兰察布,仅次于太原。


说她陌生,是因为,每次过来,都像回家一样理所当然,脱鞋上炕,拿碗吃饭,而没有留心过家里的摆设。

每每跟人说起,总是以嘲笑的口吻拿她的没有历史说事儿。“天下第一庄”,“村里人”,“坡上的”,“中山国远房亲戚”,“没有美女”,“玉米茬子”,哪有我大太原龙城皇脉,气象万千,根正苗红,春秋五霸,三家分晋,三千年历史,八百里太行,吧啦吧啦,像是中了头奖般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完全忽视了太原城多次水淹搬迁的悲催过往,多少伤心事,从来羞提及………


太原与石家庄本就是兄弟,历史上石家庄属于中山国地界,而中山国是赵国的“国中之国”,相当于梵蒂冈之于意大利。赵国又是三晋后裔,真正的一奶同胞。

一条浮陀河连接两兄弟,滹沱河古又作虖池(音同“呼驼”)或滹池,当地人俗称葡萄河,是海河水系的主要河流之一。发源于山西省繁峙县泰戏山孤山村一带,向西南流经恒山与五台山之间,至界河折向东流,切穿系舟山和太行山,东流至河北省献县臧桥与滏阳河相汇成子牙河后入海。古代,浮陀河水面又宽又深,可以走大船,源源不断的三晋的物产输出到华北平原,也为两省结下了金兰之好。

到了近代,一条正太铁路,大大缩短了东出太行的路程。以往行商打仗,都得经过“太行八陉”,才能穿越太行山,进入平原,八百里太行山,沟壑纵深,崎岖坎坷,路况复杂,险情不断,可谓“晋路南,难于上青天”,多少人马葬身山谷。正太铁路(即现在的石太)将进出太行山的路程缩短为五个小时(现在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了),同时,为了避开浮陀河的水面,跑了一个弯道,形成个新兴城市,石家庄。石太二者既是前生注定的情分,又是今世现报的福缘。

碰巧,这两个城市都于我是最重要的缘分。


对石家庄的忽视,源于对她的亲密。直到今天,近距离的审视她时,才发现,这座城市有她独到的魅力。

她博大,目前常住人口已近1200万,相当于太原的两倍,城区已经建了三个环路,四环也在指日可待,平原地区的优势非常突出;她包容,作为新兴城市,几乎没有原住民,都是全国各地的移民,谁来了都可以很快适应,不论是创业干事,还是居住休闲,没人会管你是哪来的,反正,咱们都是“庄里的”;她繁华,石家庄是继郑州之后的第二大中继枢纽,物流发达,商业兴旺,有着华北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基地——南三条,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是我以前很爱逛的地方;她秀美,虽然没有太多古迹,但自然风光也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嶂石岩,天桂山,五岳寨,驼梁都可圈可点;她宜居,超低的物价,加上方便的交通,干什么都便利;她文雅,出过乐毅,赵陀,甄宓等历史名人以及周冬雨,余男等演艺明星。当然了,她也有很多缺点,雾霾,堵车等城市病,这也成了石家庄人自嘲的经典段子。

早晨醒来,完成作业后,漫步在裕西公园。这里以前是动物园,九十年代我们常来这里玩耍,是唯一一个我们去的起、玩的嗨且时间来得及(请假时间有限制)的景点。经过几年的持续建设,外貌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没有了以前的吵吵闹闹,没有叫卖兜售,有的只是一份安静从容。宽宽的塑胶跑道,全套的健身器材,碧蓝的湖面,妩媚的垂柳,回廊小径,巨石叠翠,更有苏州园林拙政园,狮子园的“借景”手法,各种景观围绕主体景观星罗棋布,从不同的角度看去,相互依拱,相互帮衬,又有一番妙处。长椅上,休闲的人们,将时光暖暖的化作一壶慵懒。此时,正当谷雨前夕,柳絮杨花飘飘洒洒,将水面蒙上白白面纱,风骤起,吹乱一江春水……

每一个平凡城市都有让人心动的感动,每一个平凡的人都有闪光的瞬间,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


作者简介:旭宇,猴年马月生人,青年晚期,年近不惑而心智未开,人生过半而  理想未灭,喜文而从武,痴诗而苟且,好读书而不求甚解,多年来苦攀书山不倦,坚持笔耕而无悔,亦有小作等身,未闻只字刊显,不求闻达显贵,惟爱青灯黄卷,诗书作伴,耕读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