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旅游价格交流组

八月游记

乎在水中央2019-03-06 16:28:30



身未动,心先行


早在今天正式出发之前,一家人早已忙着采购,整理,收拾等一系列的旅游前奏。

我本身还是不大喜欢旅游的,那是一场费力不讨好的过程。但出发前的忙碌与期待,像是孩童喜欢色彩斑斓而又闪着光的糖纸,因为糖纸颜色的不同而充满期待。

上了高铁,坐在靠窗的位置 ,看着外面交错的围栏,树木,云朵,心生一种婴儿卧躺于自然间的敬畏之感。

不过也是很担心跨省的流量问题,游戏匹配过程中总会延迟400多,每次卡顿,那都是进入了一个长长的隧道。

进入隧道的一瞬间,四周的光隐了下去,恍若回到了原始生活的时期,四周的谈笑声仍旧不断,就像是只有自己灵魂出窍了一般。

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遭遇,尽管处在一个目光聚集的地方,却总会呆滞着,有穿越时空的感觉,别人的言论变得无关紧要,唯一存在的就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孤独。

 

骚人遥驻山与野


六个小时的跋涉,期待已磨成了透明,尽管没那么真切,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像透明的泡泡,裹住了整个身体。

一下车,一种闷热的空气扑面而来,不同于动车中清凉而又夹杂着人味儿的空气。

总归要有变化,墨守成规终究不好。

下车又上车,在车上听着石家庄朋友的唠嗑,这若是搁在古代,怕一群大老爷们是要

把酒言欢,义结金兰,饮而敲著,大声唱着“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河北的景象表现得明朗透彻。三个小时的车程,带来的是一间间平房。

俗话说,由奢入俭难,过惯了小岛中的日子,只觉得这边有一点荒凉。

几个老妪扇动着蒲扇,用方言交流着日常琐事,散养的家鸡是不是闯入马路中央,一副叫嚣着宣布主权的模样。

一晚的休整,没有流量的夜晚,与蚊虫争斗,听知了聒噪。

次日,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起得很早,吃饭,坐车来到嶂石岩风景区。

一番纠结,所有的女眷都选择了坐缆车上山,而男士们一往无前的冲向山峰。

缆车上升,重心也上升,偶尔摇晃,让车内的妇孺惊吓不小。

在参差山峰和漫天植被上飘过,俯瞰自然的鬼斧神工,再一次感叹人的微不足道。

但人也是智慧的灵长,这索道,这山路,无一不是大汉们用手举起来的。这天,也是百万人民举起来的天。

缆车到站后,又步行了一条乱石铺就的山路,及至一座寺庙,门前有一古钟,却只有一圆木作为钟杵,寺庙旁一老翁做些手艺为生。

他已经耳顺之年,但看起来仍旧活力满满,据他自己说,他每日朝六晚五的上山下山,寻找合适木材,用以制作一些木制品。

闲聊之时,忽听到淅淅沥沥的水声,不远处是自峭壁而下的山泉,静坐聆听,大有清泉石上流的意境。

清泉水冰彻,老翁说,那水可以直接饮用,我们便捧了一弘清泉,那沉淀着彩虹色的梦。这时,老翁又说,直接对着嘴喝,哎对对对那个才是喝水的正确姿势。

在山泉处停留了许久,等到男士们爬山上来,便一同下山吃野鸡去了。

次日,因为时间问题,上午匆匆参观了西柏坡革命圣地,只留下一张他娘的意大利炮照片为证。

再七个小时的火车,半夜到达了张家口,受家长朋友之邀,来了一次大排档,烤羊肉串吃起来,大瓶啤酒喝起来。没有夜生活的我们小小放纵了一番。

第三天是草原之旅,我们来到了张家口草原,那里的空气弥漫着泥土与马粪的味道,走过的路或多或少是风干的马粪,戏谑为“马粪路”。

草原门口不远处是薰衣草花圃,中间是一条无数风车连起的大门,风吹起来,风车哗啦啦的转动,薰衣草迎合着风的歌,摇曳出恰好的弧度,我们三小儿在薰衣草丛里徘徊。

一切都是那样的刚刚好,风吹了,花动了。

薰衣草,花语是等待爱情。少女年代的自己都幻想去和自己的王子在普鲁旺斯薰衣草园中谈情说爱。这中小规模的薰衣草,也是满足了自己的粉红色的回忆。

这边有一个景点名为野狐岭,直观感觉是散养狐狸的地方,但事实上除了马匹,也就只有骡子了。下面是断崖台,一个可以眺望风景的观景台,草是茂盛的,但也没有看到古诗句中的“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

在这里还有两件记忆深刻的事。

其一是在观景台上,眺望远方是无尽的绿色,但一低头,便看到下面零零散散的塑料袋,食品包装袋,饮料瓶子等等。我也无法对此评判什么,只能哀叹一声而已。

其二是一辆羊车,那是一辆比较破旧的车,上面挂着的装饰也是充满了岁月感,前面的羚羊也是毛色灰黑,最让我在意的,是拴着它的链子,穿过它的角,束缚着,折磨着。它无法抬头,我也看不到它的眼,但想必是无光的。它也没有水喝,能感受到的只有酷热与束缚吧。

晚上吃完饭,在度假村观看篝火晚会,因去的太晚,花费了门票却没有占得好地方,再加上对音乐剧的审美匮乏,印象不是很深刻。

那边座位上有一对老夫妻,都已经头发花白,但时不时相视一笑,抽根烟的样子羡煞旁人。我想,这就是爱情。

 

还家万里梦


归来的时候并无什么感受,或喜或愁,那都成了过去,昏昏沉沉在车上睡了一路。

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后,顿时觉得心旷神怡,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想必万物生灵都能感受我的喜悦,所以在深山老林,在无限草原上,都没被蚊虫叮咬的我,一回家就得到了蚊子的四口亲吻。

看吧,小岛的人,物,都是积极热情的。

还是自家的狗窝舒坦吧,毕竟这里有自己的牵挂,或悲或喜,也都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