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旅游价格交流组

论首百选手的心理建设 —北京100宝山国际越野挑战赛后记

纵横万里2019-01-10 15:30:25

【阅读提示】

NO.1、是不是觉得这个标题忒俗?培根的《论读书》、朱光潜的《谈美》、蒋勋的《孤独六讲》看上去也很俗哦,但你可能都没读过,那被收录进中学语文课本的《论持久战》总不陌生吧?
NO.2、看过太多跑友写的各种赛记,无非就两类:要么就是流水账,要么就是煲鸡汤,所以我决定奉献一篇纯干货,分享我的首百经验,仅从心理层面。
NO.3、本文适合尚未完成过百公里越野赛以及百公里完赛时间>20h的跑友阅读,跑圈大咖和老司机请自行绕过;如果你非要读,那就别怪我班门弄斧。
NO.4、读完本文如果觉得没什么卵用,请直接在文后吐槽,只要不人身攻击,保证不回击;读完如果觉得还有那么一点点用,欢迎赏个茶叶蛋或者鸡腿,文末可打赏。
NO.5、word自带的字数统计功能显示,本文全长超过11000字,如果你很忙的话,请自行忽略。“人生不过三万天”,生命短暂,应该被浪费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佛度有缘人”,我花费6h辛苦码出来的这篇拙劣的文字也只与有缘人共享。


当我在键盘上敲完上面这些废话的时候,时针指向2017年5月4日17:00,距离北京100宝山国际越野挑战赛结束已经12天了。没错儿,首百已然成为过去时,而我尚健在。

为自己的首百设想过很多种结局,16小时完赛,18小时完赛……中途退赛,甚至想到过被抬下山,或者陈尸荒野。然而,预想中的一切都未实现,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从凌晨4:30到夜里23:58,我用19小时28分成功挑战了全长98.7KM、累计爬升4000+的赛道,全程无伤无痛无抽筋,跻身男榜第14名,排名超过预期,成绩差强人意。

Anyway,我活着回来了!“马拉松的目标战术是保持稳定配速,越野跑的战术是活着回来”,I did it!

赛后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该以怎样的形式来纪念我人生的第一场百公里,直到昨天深夜看完一位挚友写的赛记,猛然惊觉原来对百公里选手来说,比体能和装备更重要的是:心——理——建——设

——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

《孙子•谋攻篇》有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这一兵家谋略同样适用于越野跑者,它告诉我们:要做足功课,不打无准备之仗,方能立于不败之地。虽然"胜败乃兵家常事",战事准备做得再充分依然有打败仗的可能,但不做准备就必败无疑,做足准备至少不会败得那么惨,哪怕输也会输得体面一点。

刚刚过去的4月,毫无疑问会被载入中国越野跑史册:新县100、江南100、TNF100、大连100、柴古唐斯100、北京100、腾格里100、石野100,还有在赛前一晚胎死腹中的帝都100。百公里越野赛井喷的结果就是选手严重不够用,于是各大组委会就用尽各种伎俩蛊惑菜鸟入坑,这就出现了某些组委会故意降低报名门槛,只要有全马完赛纪录就可以报名百公里越野赛,而一些定力不强耐不住寂寞禁不住诱惑的小白就这样懵懂着入坑了,很多人甚至都没参加过50KM以上距离的越野赛,还有一些人甚至傻傻地以为百公里越野赛就是两个全马再加15KM,我熟悉的跑友里甚至有人连全马都没跑过就直接上了百公里越野的赛道。

有一些人可能真的天赋异禀,或者天生就会跑,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种零经验盲目冒进的做法很值得商榷,至少我不建议也不提倡更不支持越野小白脑子一热就开干,而且我认为某些组委会为了招揽选手故意降低报名门槛甚至不审核选手资格的做法是极不负责任也很不道德的,这摆明了是置选手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办赛对赛事公司来说也许只是一场生意,但做生意也得有起码的良知和道德不是吗?否则就是昧着良心赚黑心钱!我一位亦师亦友的忘年交曾不止一次地说我注定与富贵无缘,因为我道德感太强。也许吧,我宁愿固守清贫或者赤贫,也不愿意不择手段地赚钱,这就是我朴素的价值观。

下面请允许我臭嫑脸地以自己为例,来说明我是怎么准备首百的。

2014年遭遇了一场变故,感觉人生一下子跌入谷底,整个世界都变成灰色的了。一晃就是2015年春天了,一位忘年交约我去奥森遛弯,看见不少人在跑步。我随口说高中和大学经常参加运动会,5000米和10000米经常跑,虽然没拿过奖但每次都能跑完,朋友随口鼓励道:"那你也可以过来跑啊!"我的跑步之门由此开启。2015年我完成了两场全马,还有好几场半马,全马PB 345,半马PB 129; 2016年在几位相熟的跑友的怂恿下,我报了TNF50,完全没有装备,头灯和越野包都是借路跑教练的,本来只是想体验一次,没想到居然7小时18分就完赛了,排名男子组第54名,由此一发不可收拾,短短不到半年时间接连参加了宝山夏季赛50KM、崇礼双人赛50KM、五岳寨50KM。虽然跑了4场50KM,却依然对百公里心存敬畏,没错,我就是这么从心(song)。

今年春节前,各大组委会陆续发布了赛事信息,百公里赛事井喷。在各种眼花缭乱的赛事信息里,我决定以纵横万里主办的北京100开启我的百公里模式。作为一枚理性的天蝎座美(chou)男,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我是相信缘分的,我与纵横万里,与宝山,冥冥中自有一种缘分。

之所以选纵横万里的北京100,原因有二:一是我先后参加过这家赛事公司主办的三场赛事:去年5月28日的宝山夏季赛50KM、今年1月14日的宝山冬季赛25M、3月5日的内蒙古多伦冰雪越野跑25KM,感觉赛事服务和保障做得都很到位;二是比赛地点在宝山,我已经跑过两次宝山了,赛道相对熟悉。这无疑就相当于吃了两粒定心丸啊!

对首百选手来说,选择一个靠谱的、值得信任的组委会,至关重要。如果首百就被没溜儿的组委会坑了,那你以后恐怕再也不想跑百公里了。如同一位妹子如果初恋就遇到渣男的话,很容易就会对爱情失去信心,谁不信去问问那些张口闭口就是"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妹子们,她们心底肯定都埋藏着一段被始乱终弃的血泪史。

帝都的冬天没有几天是没有雾霾的,所以我冬眠了几乎整个冬天。为了备战首百,2月25日我就以一场公园半马开启了新赛季,不到两个月时间先后参加了大小7场赛事,平均每周一场的节奏。清明节的晚上还参加了V越野主办的黑夜越野挑战赛,50KM爬升3500+,虐得不要不要的,但作为首百的赛前拉练还是很有效的,因为3500+的爬升已经接近北京100了,而且还适应了夜跑,也检验了头灯等新装备,顺便磨合了为首百准备的新鞋,还让极少吃宵夜的胃适应了一下深夜进食。从夜里21:00跑到早晨7:00多,历时10小时28分,排了个第10名。冲完线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首百完赛应该没问题了。

看到很多跑友的鸡汤赛记里写自己怎么一路从起点坚持到终点,我常常感到很困惑。"比赛过程中被虐得死去活来,冲线之后把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跑个步还能把自己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我从来没有过那种死撑的体验,我也不能理解既然那么难为什么要去尝试。我决定跑全马、50KM越野、首百,都是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已经做足了准备,而且还能取得不错的成绩了,才会付诸行动。

很多人所谓的挑战自我,其实就是作死,你都没跑过50KM越野就直接上百公里的赛道,你能轻松跑完那一定是活见鬼了,你被关门了一点都不为奇,你跑伤了退赛一点也不意外。话糙理不糙,忠言永远不可能顺耳,我不是天桥上算命的,唠不出那些你爱听的磕。

——不好高骛远,也不妄自菲薄——

2015年的北马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全马,也是最难忘的,原因有三:一是没中签,难过了好一阵子,好在后来有朋友帮忙搞到了赞助商名额;二是赛前的一次跑坡训练受了伤,带伤上阵的,刚过半程髂胫束就犯了,跑到37KM右腿抽筋,疼得坐在地上长达十多分钟,眼泪都出来了,后来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站了起来,走了一段发现没事了就又接着跑,最终357完赛;三是赛后的失落,由于没能实现330的目标成绩,首马完赛并未带给我太多兴奋,更多的是难过和失落,后来想通了: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但人生又不止一场马拉松。

2016年TNF50赛前就只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安全完赛的小目标,结果跑起来毫无压力,居然出人意料地跑出了718的好成绩,赛后发现很多平时训练量很大的跑友都在我后面,还有一些越野老司机居然也用时9小时以上,兴奋了好一阵子。

首百之前,熟悉的跑友都问我啥目标,我嘴上说着“活着回来”,心里想的却是20小时以内完赛,跑过黑战50KM之后目标又调整为18小时以内。然而,再美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由于高温,中午那阵子有点中暑,从CP5到CP6接近15KM基本都是在走,所以耽误了太久,遗憾未能冲进18小时,但却并没有太多失望。

因为我活着回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更重要的是,终点冲线之后我并未有太多的不适感;享受了志愿者的大保健之后,感觉更轻松了;一觉睡醒来,我感觉自己已经满血复活了,这简直太超乎预期了,我本以为跑完首百会废,会歇好一阵子呢。赛后这些天里,我一直沉浸在首百安全、顺利完赛的喜悦里,虽然成绩差强人意,但赛后我能活蹦乱跳,没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了。

种种迹象标明,我并没有用尽全力,然而我并不感到遗憾;如果我拼尽全力、奋力一搏的话,成绩也许能提高半小时、一小时甚至更多,但我有可能付出惨痛的比价,比如跑伤、跑废、跑残;退一步讲,我拼尽全力且安全完赛,但赛后可能需要很长的恢复周期,这可能彻底导致我对百公里越野赛失去兴趣,而由于首百轻松完赛,五一期间我接连参加了两场小比赛,4月29日的大兴半马和5月1日的卧牛台越野赛,首战告捷的我已经在紧张备战下一场百公里了,同时计划在下半年尝试人生的第一场168KM。

所以,我想说的是,首百选手可以给自己设定一个小目标,但要合理预判自己的实力。切忌好高骛远,飞得越高摔得越重;也别太妄自菲薄,目标太保守的话,赛后难免会有一些小遗憾。每个人都想给自己的第一次一个圆满的结局和一场美好的回忆,然而,每个人的第一次都因为经验欠缺而留下太多遗憾。你懂的,我说的就是那个意思。

——欲速则不达,事缓则圆——

对长距离越野赛来说,节奏的控制尤为重要。大多数首百选手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前半程甚至前1/3用力过猛,消耗过多体能,导致后半程体能难以为继,跑得疲累不说,而且容易出状况,很多人在后半程崴脚、摔伤,与体能不支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赛后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分段成绩,从阶段配速和分段排名来看,基本还算稳定。下面我将以某位神勇的女汉子为例来反面论证节奏的重要性。由于北京100只有6位女选手参赛,所以想给她打个马赛克都难,干脆就直呼其名吧!小欧妹子,让你天天黑我,哈哈,我早就说过"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严格说来,北京100应该不算小欧的首百了,因为这位神勇的女汉子去年就曾经戴着一位陌生男士的号码布跑完了一场百公里,她就这么草率地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代了。你没看错,就是替跑百公里,我第一次听她轻描淡写地讲述的时候,吓得脸都绿了(请自行脑补那个表情包)。她还参加过去年的善行者百公里徒步。可能正因为这不是首百了,所以她过高地预估了自己的实力。

由于我一开始刻意控制了节奏,3KM以后才追上红姐(百公里组女子冠军),当她说小欧还在前面的时候,我就惊呆了,我第一反应是这个女汉子后半程必然要跑崩。我追了一路一直没追上她,直到CP4我吃饱喝足准备出站的时候,志愿者兴奋地高喊着"有个美女过来了",我一看居然是小欧,才知道她还没到CP2就跑错道儿了,所以我就后来者居上了。她看见我的时候,我已经跟丢了红姐,还有另一位大姐也超过了我,小欧此时已经从女子第一跌至第三了。后来她跟我念叨说当红姐超过她的时候,她内心是崩溃的。作为一枚资深毒舌,我当然不能错过这么难得的补刀机会:"你前面飞那么快,不崩溃就不正常了!"

我和小欧一起从CP4出发,不久又有一位我们都认识的女选手超过我俩,她一开始还想追上去,到了CP5换装点发现已经无力扳回败局,只好做罢。

CP5出站没多久,我就中暑了,她陪我走了很长一段路,到了CP6我感觉她状态还不错,就让她先走了,然后一路未见她的尾灯。

当我抵达CP10的时候,发现她裹着一条毯子,微闭着双眼,满脸倦容地瘫坐在椅子上,我瞬间懵逼了,因为我当时以为她早就冲线了啊!我下意识地问道:"你退赛了?"她有气无力地回答:"没有。"(本来想用"气若游丝",怕她打我,哈哈)我以为她会冲我翻个白眼,然而并没有,可见她真的是累了。我们再次一起出站,同行的还有一位大哥,小欧说天黑后都是跟着那大哥一起跑的。出站不久,我就明显感觉到她有些跟不上了,而我此时状态正佳,加上看她有人相陪,我就很识趣地先走了。我冲线15分钟后,她终于回来了。

赛后第二天回城的车上,她说自己一开始在全部选手里总排名第五,惊得我们同车的几个人下巴差点就掉了。我后来查看了东软赛客的打卡记录,她所言非虚,她在CP1的打卡时间确实位列第五,前面四位都是男选手。

北京100共有6位女选手参赛,全部完赛,小欧最终排名第四(倒数第三),在全部百公里选手里总排名18位,超越了一大半的男选手,这个成绩对一位90后妹子来说绝对是牛逼闪闪了,够她以后跟孩子吹半辈子了——哦,忘了,她好像还没蓝盆友呢!哈哈。

但是,如果她合理控制节奏和分配体能的话,也许女子季军就是她了,或者可以把完赛时间提前一小时以上,或者至少她不会跑得那么累,前1/3拼尽了全力,中间因为有我这个废物拖后腿,所以保存了一些体力,甩开我之后估计也跑不动了,所以我又在最后追上了她。我猜她后半程肯定跑得很累,全凭那股女汉子的拼劲在死撑。

我还是很佩服这位四川妹子的,宝山归来一周后她又站在了腾格里100的起点,并勇夺女子第三(倒数第二)。我本来也薅到了腾格里沙漠挑战赛的免费名额(不限组别),但因为担心宝山跑废,所以就把名额送给一位好友了。而小欧明知自己报了一周后的腾格里100,却依然在宝山奋力一搏,这股子拼劲我自愧不如。

讲述小欧的参赛经过,不是要故意黑她,只是想给即将开启百公里模式的跑友一个忠告:欲速则不达,事缓则圆。节奏,节奏,还是节奏!控制节奏,合理分配体能,能让你的首百跑得更轻松,也更助于取得好成绩。

(插播一条小广告:小欧妹子目前还木有蓝盆友,有想要认识她的,欢迎给我发红包索取她的微信、手机号、住址、私房照。前提是你必须比她跑得快,否则会被嫌弃的)

——与有缘人,做快乐事——

孔老夫子在《论语》中所欣赏的理想状态是,在和煦的春风里,与三五知己到野外去吹风。我的首百就是在百花争艳的时节沐浴在春风里在一群好友的共同帮助下完成的。

北京100设置了团队奖,作为UTO北京跑团的负责人,我牵头以我一手创立的"UTO帝都野战队"的名义报名了团队赛,并很快招揽了跑团一群越野大咖加盟,还有小伙伴引荐了自己的好基友和好闺蜜加入,我们的团队人数达到了22人,在阵势上以绝对优势把另外三支团队拍在了沙滩上,最终我们以微弱的优势夺得了团队第一,一位队友调侃说:"赢得越少越过瘾,给他们希望却让他们失望。"

田纳西•威廉斯的名剧《欲望号街车》里有一句经典台词:"我总是依靠陌生人的善意。"而我,总是依靠朋友们的支持。

赛前一天,提前赶到宝山的孙哥和红姐,给大家找好了住宿的农家院,妥善安置了大家的食宿问题。等我们一行五人赶到宝山的时候,技术说明会马上就开始了,开完会天就快黑了,要不是他们提前找好了住处,我们晚到的一拨人就得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瞎跑。

比赛途中有个好搭档也很重要。从3KM左右追上红姐之后,我一直跟在她后面,红姐很好地掌控了节奏,我下坡比较急,她反复叮嘱我:"我们的目标就是完赛。"CP3进站前我倒了一下鞋里的沙子,就掉队了,我进站的时候她马上要出站。CP3到CP4我一直是一个人跑,谨记了红姐的忠告,不急不躁。

CP4出站前小欧追了上来,一路陪伴到CP6。我中暑那会儿确实很难受,嘴里不停地念叨"百公里真不好玩儿",这句话赛后还被她拿来说笑,她还说当时看我状态很差,CP6先走之后我一直没追上来,还以为我退赛了,然后我并没有。这多亏CP6喝了一位大叔志愿者冲的藿香正气。我倔强的性格里就没有"放弃"这个词,如果我放弃了一件事情,那一定不是因为累了,而是因为伤心了。

李宗盛在《山丘》里唱到:"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跑步两年来大小比赛参加过30余场了,从来也没感觉到比赛有多煎熬, 反倒是每次冲线后发现无人等候,内心深处会禁不住莫名难过。途中我还跟小欧开玩笑说,等我们完赛的时候天都黑了,是不是连个观众都没有了,一点成就感都木有啊!然而,当我快接近终点吊桥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终点灯火通明,远处有人影在晃动,还听到有人在大喊着"加油",内心禁不住一阵激动:我活着回来了,我干完百公里了!双手高举着手杖冲过拱门之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位早就完赛的好基友等在那里,我以为他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祝贺我活着归来,鬼知道这货开口第一句话居然是:"你特么怎么没退赛?"犹如当头浇了一瓢冷水,一腔兴奋瞬间化为乌有。拜托,劳资为毛要退赛?哥现在是百公里大神了好吗?蚊子腿也是肉,渣神也特么是神好不好!我特么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事后这货说他其实是为了等小欧,好吧,算我自作多情了。不管怎样,还是得感谢这货开着他好基友的车来接我俩,并带我俩去他们住的农家院,要不然大晚上还真不知道何处容身呢!

自去年相继创立"UTO帝都野战队"和"UTO北京路跑团"之后,我投入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以志愿者和义工的身份扮演着"全能贴身运动装备"UTO和跑友们之间的人肉桥梁,特别忙特别累的时候,或者有人不配合的时候,我不是没怀疑过自己做这一切的意义何在。可每次出去参赛的时候,看见队友们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和灿烂的笑容,比赛中得到大家的各种帮助,我又觉得所有的努力没有白费,如果不是做跑团,我也许永远都不可能认识他们,我收获了千金难换的友谊。

与有缘人,做快乐事;做爱做的事,交配交的人。"于万丈红尘中,遍邀三五知己,安坐古木下,清酒一壶,言笑晏晏,此乃人生一大乐事也。"对我来说,能与一众好友一起奔跑在赛道上,就是最大的乐趣。因为有你们,跑步不再那么单调乏味;因为有你们,我的生活变得更忙碌也更充实;因为有你们,我从一个很严肃的伪文艺小叔沦为一枚彻头彻尾的逗逼。(请自行脑补那个表情包"好变态,不过我喜欢")

说过不熬鸡汤的,写着写着就不知不觉地开启煽情模式了,都是以前在杂志开专栏熬鸡汤落下的后遗症,这么些年了还没矫正过来,就此打住吧。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宝山一役,“UTO帝都野战队”有两位首百选手获奖,分别摘得男子组第十名和女子组第四名,但这种首百就获奖的事不是谁都能干得来的(比如我就没办到)。对大多数首百选手而言,安全完赛才是终极目标,高兴而去平安归来比什么都重要。

我们战队一位老大哥,算是一位老司机了,却在25KM组的比赛中意外摔伤,额头和眉角缝了几针,后来检查还发现有三根前肋不完全骨折。

我完赛的时候已经快零点了,折腾到农家院安顿好之后已经夜深了,洗洗就睡了。第二天早起听队友说他受伤了,在群里看见了他发的照片,额头裹着纱布,满脸堆笑,心想应该无大碍。微信问他,说是皮外伤,缝了几针。

隔日中午他发来了最新的检查报告,看到上面赫然写着“第6~8根前肋不完全骨折”,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晚间他又发来了两张照片,满脸的血迹,看得我一阵阵难过。

想想年近五旬的老大哥摔伤后却一路狂奔到终点,内心里除了感动和钦佩之外,更多的是心疼他。聊以宽慰的是,他身体并无大碍。但对这种枉顾伤病,坚持硬拼的做法,我还是有保留意见的。

刚刚结束的天津马拉松上出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一位女运动员在接近终点的时候几番跌倒,最终爬过终点。网友们对她的坚持给予了肯定和赞扬,因为她是专业运动员,在举国体制下,运动员们被国家圈养,运动不仅是他们的职业,更是他们的使命,坚持和拼搏是他们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然而,对于像我们这样的业余体育爱好者,带伤甚至冒死坚持究竟有多大意义?我无意批判这位年长我十余岁的忘年交,我只是想提醒所有首百选手甚至所有的越野跑爱好者:在自身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请一定做出理性的选择;在生命安全面前,所有的一切都该无条件让道,包括团队荣誉感。

同样是在宝山,今年1月14日的宝山冬季赛,我带“UTO帝都野战队”参赛,有个妹子下坡时在雪地上摔倒崴脚了。我在前面接到一位队友打来的电话,由于离得太远返回不太可能,在电话里叮嘱他和另一位队友协助妹子到达位于山下的救援点,并再三叮嘱他俩一定要劝妹子退赛。结果我在终点听其他人说,那个妹子在救援点进行完紧急处理后哭着说非要坚持完赛,还不让那俩哥们丢下她。我当时就想这妹子是不是疯了。那俩哥们回来后跟我说他们半道上打电话问了,那个受伤的妹子还在坚持比赛,这会儿估计快回来了。后来,看着她一瘸一拐地拖着残躯走向终点,我心里五味杂陈。我不知道她带伤坚持到终点的动力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理解这样坚持完赛对她而言究竟有多大意义。

席慕蓉在《生命的滋味》里写到:“每一条过来的路径都有它不得不这样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走上去的前途也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既然做不到相互理解,那就相互尊重吧。我尊重这位大哥和这位妹子做出的选择,他们都是我熟悉的队友,也是很不错的朋友,我只想用他们的故事告诉大家:安全第一,比赛第二。当比赛和安全只能二选一的时候,请理性地选择后者。如果你选择了前者,那么我只能默默地祝福你,并希望你不要后悔自己所做出的选择。鸡汤届有句臭大街的口号“选择决定命运”,而在越野赛里,选择有时候决定的不是“命运”,而是“命”。舍命去搏,那叫鲁莽,不叫勇敢。有勇还得有谋,所谓智勇双全。

——补给是组委会的,胃是自己的——

“给不清楚TNF100这个比赛的人解释一下,其实这是一个大型户外自助餐活动,分为沿途100KM吃10顿、50KM吃5顿、25KM吃两顿三个档次,然后到了终点所有人还可以再集体吃一顿,不让打包带走。100KM组甚至要从第一天中午一直吃到第二天下午。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吃完沿途的流水席,还会得到一件衣服和一个奖牌。为了让您吃得更多,每两顿之间附赠10KM山路消食儿。如果您某顿不慎吃顶走不动了,还可以乘坐收容车回到终点继续吃最后一顿。”

TNF之前,上面这段话刷爆了跑圈。今年的TNF因为临时改线路导致防火道占比太大被跑友们戏称为“2017国际防火道吃货挑战赛”。上面这段话和这个谑称,甚至被TNF的主办方汇跑赛事用来自黑。

因为越野赛高涨的报名费,很多跑友扬言要“把报名费吃回来”。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句玩笑,TNF结束之后我看到很多跑友在朋友圈里说自己在补给站吃到撑得走不动道儿,还有人在赛记里说自己吃得太饱导致跑着跑着就吐了,我才知道跑友们经常宣称的“跑步就是为了吃更多好吃的”原来并非虚言。“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据说这是吃自助餐的最高境界,把这种吃法转移到越野赛,我表示很醉也很服。

北京100 的赛前技术说明会上,纵横万里的总经理杨杰先生特意现场提问分享嘉宾张振龙:经常听跑友们说吃得太多跑吐了,究竟该如何合理控制补给节奏?当时台下一片笑声,我也忍不住笑了。赛后听几个熟悉的跑友说确实在补给站吃到撑,在北京100官方微信群里也看到有好几位跑友说补给太丰富吃太多跑不动,还有人说后半程吐了一路,肠子都快吐出来了。

我想很有必要在此提醒吃货跑友们:不要笃信“把报名费吃回来”这种奇谈怪论,认真你就输了。补给是组委会的,胃是自己的。吃到撑得走不动道儿,吃到吐,这些都不是事儿,问题是饱食后如果剧烈运动的话,会对胃造成很大伤害,容易引起胃下垂等相关肠胃疾病。

前面提到的红姐是北京100的女子冠军,CP1她直接没进站,CP2只灌了水,CP3也没看见她吃东西,我只看到志愿者帮她灌水,她只是洗了洗手。另一位获得北京100男子第四名的大神(就是那个在终点假装等我其实意在撩妹的货),说他直到CP4才吃了点东西。大神们都异于常人,但他们的补给策略还是很值得研究的,因为起床后肯定都是吃过早餐的,2~3小时内胃里还有食物在消化,这时候完全没必要进行补给,吃太多只能徒增胃的负担。

还是那句话:补给是组委会的,胃是自己的。组委会给参赛选手投保的是意外伤害险,胃撑坏了保险公司是不赔的,吃货们千万别打错了算盘哦!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能有——

除了定向越野和少数需要全程自导航的高逼格赛事之外,目前国内大部分越野赛都是有路标的,所有赛事组委会都会在赛事规程里写明:“参赛者必须按赛道路标前进,完成所有检查点”,一是为了保证比赛规则的公平和公正,二是为了保障参赛选手的人身安全。

但是,偏偏有那么一拨人一旦上了赛道就对路标视而不见,自顾自地只管跑自己的。我知道有一位奖金选手就因为爱跑错路而闻名,某次参加一场小型越野赛,起跑不久的一段爬升路段有人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追了上来,我主动让道,回头看到是他的时候,我惊得目瞪口呆,一问才知道他跑错路了,因为正常的话我连跟在他后面吃土的机会都没有;前几天的另一场越野赛里,刚起跑不到1KM,我就看见他和另一名奖金选手从岔路口折返回来,并很快飞驰而过,留下了漫天飞舞的灰尘(那真是一条尘土飞扬的小道,哈哈)。

自去年5月入坑以来,我已经参加过15场越野赛(1场100KM、5场50KM、9场半程),很少有跑错路的情况,跑出一段看不到路标就会及时减速、停下或者折返,当然这可能与我跑得慢有关。有人说跑错路的选手都是因为跑得太快,我看并不尽然。

去年参加五岳寨50KM越野赛的时候,我就亲眼看见前面三位男选手绕过组委会设置的禁行警戒线向错误的方向跑去,我在后面高声呼喊,那三位却置若罔闻,坐在凉亭里负责指路的一位胖大姐拿着喇叭大声冲他们喊话也无济于事,大姐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拿起对讲机向山顶的志愿者汇报,让他们用喇叭向山下喊话拦截那三位跑错路的选手。

大部分赛事组委会的布标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也有少数不负责任的组委会,路标不够密集甚至严重缺失,这时候选手的智商就显得尤为重要了。网红、“让你笑到怀孕的财经脱口秀达人”琢磨先生说:“脑子是个好东西,但不是每个人都有。”

不抬头看方向,只顾低头赶路,必然南辕北辙,运气好的话就是多跑点路,运气不好的话就会把自己置身险境。很多百公里赛事都会有夜跑,尤其对完赛时间长的选手来说大部分时间都要在夜里度过,跑错路的危险性难以预估。

光吐槽别人是不道德的,我也自黑一把。上周末在卧牛台参加一场小型越野赛,20KM的赛道,参赛选手几乎没有一个跑对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跑错。前面我还知道自己跑错两次,后面就完全不知道错几次了,因为根本看不到路标,除了少数跑过这条线路的轻车熟路,其他人都是连蒙带猜,智商已经不管用了,全靠运气了。我跑完发现手表记录的距离是23.8KM,等于多跑了4KM。还有一位熟悉的跑友把自己跑丢了,直接干了30KM。幸好是在白天,这要是在夜里,跑10KM完全看不到路标,得多焦心多崩溃,也不知道会存在多少潜在的危险!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能有。赛事组委会出于道德心、责任心和人道主义,布标的时候应该再认真一些,把选手的安全发在第一位;选手在参赛过程中,也应该严格按赛道路标前进,以免把自己置身险境,也避免给组委会工作人员和赛道救援人员增加负担。

【四句废话】

NO.1、如果你很认真地看完了全文,那么我要恭喜你,你已经具备了完赛百公里的一项很重要的潜质:耐心!这可是11000多字啊,我从傍晚写到深夜,写完改了三遍,早起又改一遍,最终才定稿,改最后一遍的时候差点都把自己看吐了。能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看完这篇又臭又长的文字,肯定是真爱,不是我,我指的是越野跑。

NO.2、如果你真的看吐了,那说明你的胃还不过强大,还需要继续修炼,超长距离越野赛需要一个铁一般的胃。北京100最后一位完赛选手的成绩是25小时55分,胃不好的肯定是坚持不下来的。

NO.3、欢迎各种吐槽,接受各种批评,but拒绝任何人身攻击,如果你觉得比我还毒舌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

NO.4、如果你觉得这篇又臭又长的文字,看完没白看,那就一定不能白看,文末有打赏按钮,你懂的,哈哈。